陳天華

天堂紀念館:http://www.omahli.live/TT000005214
本館由[ aya7yr]創建于2010年01月03日

警世鐘

發布時間:2015-12-10 11:14:10      發布人: aya7yr

陳天華
第一節
  長夢千年何日醒,睡鄉誰遣警鐘鳴?腥風血雨難為我,好個江山忍送人!萬丈風潮大逼人,腥膻滿地血如糜;一腔無限同舟痛,獻與同胞側耳聽。噯呀!噯呀!來了!來了!甚么來了?洋人來了!洋人來了!不好了!不好了!大家都不好了!老的、少的、男的、女的、貴的、賤的、富的、貧的、做官的、讀書的、做買賣的、做手藝的各項人等,從今以后,都是那洋人畜圈里的牛羊,鍋子里的魚肉,由他要殺就殺,要煮就煮,不能走動半分。唉!這是我們大家的死日到了!
  苦呀!苦呀!苦呀!我們同胞辛苦所積的銀錢產業,一齊要被洋人奪去;我們同胞恩愛的妻兒老小,活活要被洋人拆散;男男女女們,父子兄弟們,夫妻兒女們,都要受那洋人的斬殺奸淫。我們同胞的生路,將從此停止;我們同胞的后代,將永遠斷絕。槍林炮雨,是我們同胞的送終場;黑牢暗獄,是我們同胞的安身所。大好江山,變做了犬羊的世界;神明貴種,淪落為最下的奴才。唉!好不傷心呀!
  恨呀!恨呀!恨呀!恨的是滿洲政府不早變法。你看洋人這么樣強,這么樣富,難道生來就是這么樣嗎?他們都是從近二百年來做出來的。莫講歐美各國,于今單說那日本國,三十年前,沒一事不和中國一樣。自從明治初年變法以來,那國勢就蒸蒸日上起來了;到了于今,不但沒有瓜分之禍,并且還要來瓜分我中國哩!論他的土地人口,不及中國十份之一,談因為能夠變法,尚能如此強雄。倘若中國也和日本一樣變起法來,莫說是小小日本不足道,就是那英、俄、美、德各大國恐怕也要推中國做盟主了。可恨滿洲政府抱定一個"漢人強,滿人亡"的宗旨,死死不肯變法,到了戊戌年,才有新機,又把新政推翻,把那些維新的志士殺的殺,逐的逐,只要保全他滿人的勢力,全不管漢人的死活。及到庚子年鬧出了彌天的大禍,才曉得一味守舊萬萬不可,稍稍行了些皮毛新政。其實何曾行過,不過借此掩飾掩飾國民的耳目,討討洋人的喜歡罷了;不但沒有放了一線光明的,那黑暗反倒加了幾倍。到了今日,中國的病,遂成了不治之癥。我漢人本有做世界主人的勢力,活活被滿洲殘害,弄到這步田地,亡國滅種,就在眼前,你道可恨不可恨呢?恨的是曾國藩,只曉得替滿人殺同胞,不曉得替中國爭權利。當初曾國藩做翰林的時候,曾上過摺子,說把詩賦小楷取士不合道理,到了后來出將入相的時候,倒一句都不敢說了。若說他不知道這些事體,緣何卻把他的兒子曾紀澤學習外國語言文字,卻不敢把朝廷的弊政更改些兒呢。無非怕招滿政府的忌諱,所以閉口不說,保全自己的祿位,卻把那天下后世長治久安的政策,丟了不提,你道可恨不可恨呢?恨的是前次公使隨員、出洋學生,不把外洋學說輸進祖國。內地的人為從前的學說所誤,八股以外沒有事業,《五經》以外沒有文章,這一種可鄙可厭的情態,極頑極固的說話,也不用怪。我怪那公使隨員、出洋學生,親那外洋,見那外洋富強的原由,盧騷的《民約論》,美國的《獨立史》,也曾看過,也曾讀過,回國后,應當大聲疾呼,喊醒祖國同胞的迷夢。那知這些人空染了一股洋派,發了一些洋財,外洋的文明一點全沒帶進來。縱有幾個人著了幾部書,都是些不關痛癢的話,那外洋立國的根本,富強的原因,沒有說及一句。這是甚么緣故哩?恐怕言語不慎,招了不測之禍,所以情愿瞞著良心,做一個混沌漢。同時日本國的出洋人員回了國后,就把國政大變的變起來,西洋大儒的學說大倡的倡起來,朝廷若不依他們,他們就倡起革命來,所以能把日本國弄到這個地步。若是中國出洋的人,回國后也和日本一樣,逼朝廷變法,不變法就大家革起命來,那時各國的勢力范圍尚沒有如今的廣大,中國早已組織了一個完完全全的政府了,何至有今日萬事都措手不及哩?唉!這些出洋的人,只怕自己招罪,遂不怕同胞永墮苦海,你道可恨不可恨呢?恨的是頑固黨遇事阻撓,以私害公,我不曉得頑固黨是何居心?明明足以利國利民的政事,他偏偏要出來阻撓。我以為他不講洋務一定是很恨洋人的,那里曉得他見了洋人,猶如鼠見了貓一般,骨都軟了,洋人說一句,他就依一句。平日口口聲聲說制造不要設,輪船鐵路不要修,洋人所造的洋貨,他倒喜歡用;洋人所修的輪船火車,他倒偏要坐。到了于今,他寧可把理財權、練兵權、教育權拱手讓把洋人,開辦學堂、派遣留學生,他倒斷斷不可。這個道理,那一個能猜得透哩!呵呵!我知道了。他以為變了舊政,他們的衣食飯碗就不穩了,高官厚爵也做不成了;所以無論什么與國家有益的事,只要與他不便,總要出來做反對,保他目前的利權。滅國滅種的話全然不知,就有幾個知道,也如大風過耳,置之不理。現在已到了滅亡時候,他還要想出多少法兒,束縛學生的言論思想行為自由,好像恐怕中國有翻身一日,你道可恨不可恨呢?這四種人到今日恨也枉然了。但是使我們四萬萬人做牛做馬,永世不得翻身,以后還有滅種的日子,都是被這四種人害了。唉!我們死也不能和他甘休的!
  真呀!真呀!真呀!中國要瓜分了!瓜分的話,不從今日才有的。康熙年間,俄羅斯已侵入黑龍江的邊界;道光十八年,英吉利領兵三千六百人侵犯沿海七省,破了許多城池,到了道光二十二年才講和,準他在沿海五口通商,割去香港島(屬廣東省),又前后賠他銀子二千一百萬兩。從此那傳教的禁條也解了,鴉片煙也任他賣了。照萬國公法,外國人在此國,必依此國的法律。那時中國和英國所訂的條約,英國人在中國犯了罪,中國官員不能懲辦他;就是中國人在租界,也不歸中國管束,名為租界,其實是英國的地方了。又各國于外國進口的貨物,抽稅極重,極少值百抽二十,極多值百抽二百,抽多抽少,只由本國做主,外國不能阻他。獨有英國在中國通商,值百抽五,訂明在條約上面,如要加改,不由英國允許了不可。并且條約重還有利益各國均沾的話,所以源源而來的共有十六國,都照英國的辦法。從此中國交涉的事,日難一日,一切利權都人洋人奪去。亡國滅種的禍根,早已埋伏在這個條約里了,可憐中國人好像死人一般,分毫不知。到了咸豐六年,英、法兩國破了廣東省城,把兩廣總督葉名琛活活捉去,后來死在印度。咸豐十年,英、美、俄、法四國聯兵,把北京打破,咸豐帝逃往熱河,叫恭親王和四國講和,賠銀八百萬兩,五口之外,又加上了長江三口。以后到了光緒十年,法國占了越南國,后一年英國又占了緬甸國,那中國的勢力,越發弱下去了。光緒二十年,日本國想占高麗國,中國發兵往救,連打敗仗,牛莊、威海衛接連失守;遂命李鴻章做全權大臣,在日本馬關和日本宰相伊藤博文訂立和約,賠日本銀二萬萬兩,另割遼東(即盛京省)七城,臺灣一省。后來俄國出來說日本不應得遼東,叫中國再加銀三千萬兩贖還七城,日本勉強聽從。俄國因此向中國索討謝敬,滿洲遂把盛京的旅順、大連灣奉送俄國。各國執了利益各國均沾那句話,所以英國就乘勢占了威海衛,德國在先占了膠州灣,法國照樣占了廣州灣。(旅順在盛京省,威海、膠州俱屬山東省;以上三處,俱是北洋第一重門戶。廣州灣屬廣東省。)那時已大倡瓜分之說;把一個瓜分圖送到總理衙門(就是于今的外務部),當時也有信的,也有不信的,但不信的人多得很。到了庚子年義和團起事,八國聯兵打破北京,這時大家以為各國必要實行瓜分中國了。不料各國按兵不動,仍許中國講和,但要中國出賠款四百五十兆(每兆一百萬)兩,把沿海沿江的炮臺拆毀,京師駐扎洋兵,各國得了以上各項利益,遂把兵退了。于是人人都說瓜分是一句假話,乃是維新黨捏造出來的,大家不要信他的胡說。不知各國不是不瓜分中國,因為國數多了,一時難得均分,并且中國地方寬得很,各國勢力也有不及的地方,不如留住這滿洲政府代他管領,他再管領滿洲政府,豈不比瓜分便宜得多么?瓜分慢一年,各國的勢子越穩一年,等到要實行瓜分的時候,只要把滿洲政府去了,全不要費絲毫之力。中國有些人,瓜分的利害全然不知,一絲兒不怕;有些人知道瓜分的利益,天天怕各國瓜分中國。我只怕各國不實行瓜分,倘若實行瓜分了,中國或者倒能有望。這暗行瓜分的利害,真真了不得。果然俄國到今年四月東三省第二期撤兵的時候,也不肯照約撤兵,(庚子年俄國用兵把東三省盡行占了,各國定約叫俄國把東三省退回中國,分做三期撤兵。吉林、黑龍江、盛京叫做東三省,又叫做滿洲,是清朝的老家。)提出新要求七款,老老實實,把東三省就算做自己的了。那時中國的學生志士,奔走叫號,以為瓜分的時候又到了。后來英、美、日本三國的公使,不準中國答應俄國七款的要求,俄國藉口中國不答應他的要求,就不肯退兵,彼此拖了許多日子。那中國的人見俄國按兵不動,又歌舞太平起來,越發說瓜分的話是假的了。那知俄國暗地里增兵,并且還放一個極東大總督駐扎在東三省,他的權柄,幾乎同俄皇一樣大小。俄皇又親到德國,與德皇聯盟,法國也和俄國聯盟,彼此相約瓜分中國。英、美兩國看見德、法都從了俄國,也就不和日本聯盟,都想學俄國的樣兒。日本勢孤無助,不得不與俄國協商,滿洲歸俄國,高麗歸日本,各行各事,兩不相管。俄國到此沒有別國掣他的肘了,就大搖大擺起來。到了八月二十八第一期撤兵的期,又違約不退。兵丁從俄國調來的,前后共有十余萬,在九月中旬,派兵一千名把盛京省城奉天府占了,把盛京將軍增祺囚了,各項衙門及電報局盡派俄兵駐守,東三省大小官員限一月內出境,每人只給洋銀一百元,逐家挨戶都要掛俄國的旗,各處的團練都要把軍器繳出,大車裝運的俄國兵每日有數千。于是俄國第一個倡瓜分中國,各國都畫了押,只有美國沒畫押。近來美國也畫了押,只有各國的皇帝大統領尚沒蓋印,極遲不過數月的事了。這個消息,日本報章也不肯載,是從日本外務省的官吏,政黨的大員,學堂的教習,私自探聽得的,極真極確,并不是誑話。留學生也有不信的,私向日本某輿地學家問他瓜分的事真不真。他答道:"你但問俄國占東三省的事真不真,不要問瓜分的事真不真。俄國占東三省的事倘若不虛,這瓜分的事也一定是實的了。你看德國占了膠州海口,俄國、英國、法國也就照德國的樣兒,各占了一個海口。于今俄國占了東三省,請問中國有幾塊與東三省一樣寬的地方?將來分的時候,恐怕還不夠分哩!于今還來問真問假,真真不時時務了!"列位,他所說的不是正當不移的道理嗎?近來各報章載道,俄國把全國的海軍四份之三調到東方,英國照會兩江總督魏光燾說,伊國也要照俄國派一個極東大總督駐扎江寧,長江七省重要的地方,都要修筑炮臺,駐扎重兵,限四日內回信。又稱英國已派兵到西藏,由西藏取四川,做首尾并舉之計。德國在膠州的工廠,晝夜加工,預備開戰。日本把兵盡調到臺灣,法國把在越南的兵盡調到廣西邊界。于今好比火線相連,只要一處放火,就四處響應,遍中國二十二行省,都如天崩地坼一般,沒有一塊干凈土了。好險呀!好怕呀!火燒到眉毛邊了,還不知痛,真真是無知覺的蠢東西,連禽獸還不如哩!
  痛呀!痛呀!痛呀!你看中國地方這么樣大,人口這么樣多,可算是世界有一無二的國度了,那里曉得自古至今,只有外國人殺中國人的,斷沒有中國人殺外國人的,這是甚么緣故呢?因為中國人不曉得有本國的分別,外國人來了,只有稍為比我強些,遂拱手投降,倒幫著外國人殺本國人,全不要外國人費力。當初金韃子、元韃子在中國橫行直走,沒有一個敢擋住他。若問他國實在的人數,總計不及中國一縣的人,百個捉他一個,也就捉完他了。即如清朝在滿洲的時候,那八旗兵總共止有六萬,若沒有那吳三桂、孔有德、洪承疇一班狗奴才,帶領數百萬漢軍,替他平定中國,那六萬人中國把他當飯吃,恐怕連一餐都少哩!到后來太平天國有天下三份之二,將要成功,又有湘軍三十萬人,替滿洲死死把太平天國打滅,雙手仍把江山送還滿洲,真個好蠢的東西呀!可恨外洋各國,也學那滿洲以中國人殺中國人的奸計,屢次犯中國,都有中國人當他的兵,替他死戰。庚子年八國聯兵,我以為這次洋兵沒有百萬,也應該有幾十萬,誰知統共只有二萬,其余的都是中國人。打起仗來,把中國人排在前頭,各國洋兵奸淫擄掠,中國人替他引導。和局定了,各國在中國占領的地方,所練的兵丁,大半是中國人,只有將領是洋人。東三省的馬賊很多,俄國盡數招撫,已有一萬二三千人。這些馬賊,殺人比俄兵還要兇悍些。俄國又在東三省、北京一帶,招那中國讀書人做他的顧問官,不要通洋文,只要漢文做得好,已有許多無恥的人去了,巴望做洪承疇一流的人物。將來英國在長江,德國在山東,日本在福建,法國在兩廣,一定要照俄國的樣兒來辦。各省的會黨兵勇盡是各國的兵丁,各省的假志士、假國民盡是各國的顧問官;其余的狗奴才,如庚子北直的人,一齊插順民旗,更不消說了。各國不要調一兵,折一矢,中國人可以自己殺盡。天呀!地呀!同胞呀!世間萬國,都沒有這樣的賤種!有了這樣的賤種,這種怎么會不滅呢!不知我中國人的心肝五臟是什么做成的,為何這樣殘忍?唉!真好痛心呀!
  恥!恥!恥!你看堂堂中國,豈不是自古到于今,四夷小國所稱為天朝大國嗎?為什么到于今,由頭等國降為第四等國呀?外洋人不罵為東方病夫,就罵為野蠻賤種,中國人到了外洋,連牛馬也比不上。美國多年禁止華工上岸,今年有一個譚隨員,無故被美國差役打死,無處伸冤。又梁欽差的兄弟,也被美國的巡捕凌辱一番,不敢作聲。中國學生到美國,客店不肯收留。有一個姓孫的留學生,和美國一個學生相好,一日美國學生對孫某說道:"我和你雖然相好,但是到了外面,你不可招呼我。"孫某驚問道:"這話怎講?"美國學生道:"你們漢人是滿洲的奴隸,滿洲又是我們的奴隸,倘是我國的人知道我和做兩層奴隸的人結交,我國的人一定不以人齒我了。"孫某聽了這話,遂活活氣死了。美國是外洋極講公理的國,尚且如此,其余的國更可想了。歐美各國,與我不同洲的國,也不怪他。那日本不是我的同洲的國嗎?甲午年以前,他待中國人和待西洋人一樣。甲午年以后,就隔得遠了,中國人在日本的,受他的欺侮,一言難盡哩!單講今年日本秋季大操,各國派來看操的,就是極小的官員,也有坐位,日本將官十分恭敬。中國派來看操的,就是極大的官員,也沒有坐位,日本將官全不理會。有某總兵受氣不過,還轉客棧,放聲大哭。唉!列位!你看日本還把中國當個國嗎?外國人待中國人,雖是如此無禮,中國的官府仍舊絲毫不恨他,撞著外國人,倒反恭恭敬敬,猶如屬員見了上司一般,唯唯聽命,這不是奇事么?租界雖是租了,仍是中國的地方,那知一入租界,猶如入了地獄一般,沒有一點兒自由。站街的印度巡捕,好比閻羅殿前的夜叉,洋行的通事西仔,好比判官手下的小鬼,叫人通身不冷,也要毛發直豎。上海有一個外國公園,門首貼一張字道:"狗和華人不準入內。"中國人比狗還要次一等哩!中國如今尚有一個國號,他們待中國已是這樣;等到他瓜分中國之后,還可想得嗎?各國的人也是一個人,中國的人也是一個人,為何中國人要受各國人這樣欺侮呢?若說各國的人聰明些,中國的人愚蠢些,現在中國的留學生在各國留學的,他們本國人要學十余年學得成的,中國學生三四年就夠了,各國的學者莫不拜服中國留學生的能干。若說各國的人多些,中國的人少些,各國的人極多的不過中國三份之一,少的沒有中國十份之一。若說各國的地方大些,中國的地方小些,除了俄羅斯以外,大的不過如中國的二三省,小的不過如中國一省。若說各國富些,中國窮些,各國地面地內的物件,差不多就要用盡了,中國的五金各礦,不計其數,大半沒開,并且地方很肥,出產很多。這樣講來,就應該中國居上,各國居下,只有各國怕中國的,斷沒有中國怕各國的。那知把中國比各國,倒相差百余級,做了他們的奴隸還不算,還要做他們的牛馬;做了他們的牛馬還不算,還要滅種,連牛馬都做不著。世間可恥可羞的事,那有比這個還重些的嗎?我們于這等事還不知恥,也就無可恥的事了。唉!傷心呀!
  殺呀!殺呀!殺呀!于今的人,都說中國此時貧弱極了,槍炮也少得很,怎么能和外國開戰呢?這話我也曉得,但是各國不來瓜分我們中國,斷不能無故自己挑釁,學那義和團的舉動。于今各國不由我分說,硬要瓜分我了,橫也是瓜分,豎也是瓜分,與其不知不覺被他瓜分了,不如殺他幾個,就是瓜分了也值得些兒。俗語說的,"趕狗逼到墻,總要回轉頭來咬他幾口。"難道四萬萬人,連狗都不如嗎?洋兵不來便罷,洋兵若來,奉勸各人把膽子放大,全不要怕他。讀書的放了筆,耕田的放了犁耙,做生意的放了職事,做手藝的放了器具,齊把刀子磨快,子藥上足,同飲一杯血酒,呼的呼,喊的喊,萬眾直前,殺那洋鬼子,殺投降那洋鬼子的二毛子。滿人若是幫助洋人殺我們,便先把賊官殺盡。"手執鋼刀九十九,殺盡仇人方罷手!"我所最親愛的同胞,我所最親愛的同胞,向前去,殺!向前去,殺!向前去,殺!殺!殺!殺我累世的國仇,殺我新來的大敵,殺我媚外的漢奸。殺!殺!殺!
  奮呀!奮呀!奮呀!于今的中國人怕洋人怕到了極步,其實洋人也是一個人,我也是一個人,我怎么要怕他?有人說洋人在中國的勢力大得很,無處不有洋兵,我一起事,他便制住我了。不知我是主,他是客,他雖然來得多,總難得及我。在他以為深入我的腹地,我說他深入死地亦可以的。只要我全國皆兵,他就四面受敵,即有槍炮,也是寡不敵眾。古昔夏朝有一個少康皇帝,他的天下都失了,只剩得五百人,終把天下恢復轉來。又戰國的時候,燕國把齊國破了,齊國的七十余城都已降了燕國,只有田單守住即墨一城,到后來終把燕國打退,七十余城又被齊國奪回。何況于今十八省完完全全,怎么就說不能敵洋人呢?就是只剩得幾府幾縣,也是能夠獨立的。阿非利加洲有一個杜蘭斯哇國,他的國度只有中國一府的大,他的人口只有中國一縣的多,和世界第一個大國英吉利連戰三年,英國調了大兵三十萬,死了一半,終不能把杜國做個怎么樣。這是眼前的事,人人曉得的,難道我連杜國都不能做得嗎?杜國的人,敢把這么樣小的國和這么樣大的國打仗,這是何故呢?因為杜國的人,人人都存個百折不回的氣概,人人都愿戰死疆場,不愿做別人的奴隸,所以能打三年的死仗。中國的人沒有堅忍的志氣,一處敗了,各處就如鳥獸散了。須知各國在中國已經數十年了,中國從前一點預備都沒有,槍炮又不完全,這起頭幾陣,一定是要敗的。但敗得多,閱歷也多,對付各國的手段也就精了。漢高祖和楚霸王連戰七十二陣,陣陣皆敗,最后一勝就得天下。湘軍打長毛,當初也是連打敗仗,后來才轉敗為勝。大家都要曉得這個道理,都把精神提起,勇氣鼓足,任他前頭打了千百個敗仗,總要再接再厲。那美國獨立,也是苦戰了八年才能夠獨立的。我如今就是要苦戰八十年,也應該要支持下去。怎么要膽小!怎么要害怕!這個道理,我實在想他不透。俗語說的,"一人舍得死,萬夫不敢擋。"一十八省,四萬萬人,都舍得死,各國縱有精兵百萬,也不足畏了。各國的兵很貴重的,倘若死了幾十萬,他就要怕中國,不敢來了。就是他再要來,漢人多得很,死去幾百萬幾千萬也是無妨的。若是把國救住了,不上幾十年,這人口又圓滿了。只要我人心不死,這中國萬無可亡的理。諸君!諸君!聽者!聽者!舍死向前去,莫愁敵不住,千斤擔子肩上擔,打救同胞出水火,這方算大英雄,大豪杰,怎么同胞不想做呢?
  快呀!快呀!快呀!我這人人笑罵個個欺凌將要亡的中國,一朝把國勢弄得蒸蒸日上起來,使他一班勢利鬼,不敢輕視,倒要恭維起來。見了中國的國旗,莫不肅然起敬,中國講一句話,各國就奉為金科玉律。無論什么國,都要贊嘆我中國,,畏服我中國,豈非可快到極處嗎?我這全無知識全無氣力要死不死的人,一朝把體操操得好好兒的,身子活活潑潑,路也跑得,馬也騎得,槍也打得,同著無數萬相親相愛的同胞,到了兩軍陣前,一宇兒排開,炮聲隆隆,角聲嗚嗚,旌旗飄揚,鼓聲雷動,一聲喊起,如山崩潮涌一般,沖入敵陣,把敵人亂殺亂砍,割了頭顱,回轉營來,沽酒痛飲,豈非可快到極處嗎?就是不幸受傷身死,眾口交傳,全國哀痛,還要鑄幾個銅像,立幾個石碑,萬古流芳,永垂不朽,豈非可快到極處嗎?世間萬事,惟有從軍最好,我勸有血性的男兒,不可錯過這個時代。照以上所說的,列位一定疑我是瘋了,又一定疑我是義和團一流人物了。不是!不是!我生平是最恨義和團的。洋人也見過好多,洋國也走過幾國,平日極要人學習洋務,洋人的學問,我常常稱道的。但是我見那洋人心腸狠毒,中國若是被洋人瓜分了,我漢人一定不得了,所以敢說這些激烈的話,提醒大家,救我中國。但是要達到這個目的,又有十個須知。
第二節
  第一須知這瓜分之禍,不但是亡國罷了,一定還要滅種。中國從前的亡國,算不得亡國,只算得換朝(夏、商、周、秦、唐、宋、明都是朝號,不是國號,因為是中國的人。)自己爭斗。只有元朝由蒙古(就是古時的匈奴國),清朝由滿洲(就是宋朝時候的金國)打進中國,這中國就算亡過二次。但是蒙古滿洲的人數少得很,只有武功,勝過漢人,其余一概當不得漢人,過了幾代,連武力都沒有了,沒有一事不將就漢人,名為他做國主,其實已被漢人所化了。所以中國國雖亡了,中國人種的澎漲力,仍舊大得很。近來洋人因為人數太多,無地安插,四處找尋地方,得了一國,不把敵國的人殺盡死盡,他總不肯停手。前日本人某,考察東三省的事情,回來向我說道:"那處的漢人,受俄人的殘虐,慘不可言!一日在火車上,看見車站旁邊,立著個中國人,一個俄國人用鞭抽他,他又不敢哭,只用兩手擦淚。再一鞭,就倒在鐵路上了。卻巧有一火車過來,把這個截為兩段,火車上的人,毫不在意。我問道:'這是甚么緣故呢?'一個中國人在旁答道:'沒有什么緣故,因為俄國人醉了。'到后來也沒人根究這事,這中國人就算白死了。一路上中國的人被俄人打的半死半生的,不計其數。雖是疼痛,也不敢哭,倘若哭了,不但俄國人要打他,傍邊立的中國人,也都替俄國人代打。倘若打死了,死者家里也不敢哭,倘若哭了,地方官員就要當最重的罪辦他,討俄人的好。路上不許中國人兩人相連而行,若有兩個人連行,俄國的警察兵,必先行打死一個,恐怕一個俄國人,撞著兩個中國人,要遭中國人的報復,所以預先提防。俄兵到一處,就把那處的房屋燒了,奸淫擄掠,更不消講。界外頭的漢人,不準進界,界里的漢人,不準出界。不出三年,東三省的漢人(東三省的人口共有一千六百萬,有漢人十分之七),一定是沒有了。將來中國瓜分之后,你們中國人真不堪設想了。"照他所說,這等境遇,不是可怕到極處嗎?試看英、法、德、美、日本各國,那一國不像俄羅斯,各國瓜分中國之后,又不能相安無事,彼此又要相爭,都要中國人做他的兵了。各國的競爭沒有了時,中國的死期,也沒有了時。或者各國用那溫和手段,假仁假義,不學俄國的殘暴,那就更毒了!這是何故呢?因為各國若和俄國一樣,殺人如麻,人人恐怕,互相團結,拚命死戰起來,也就不怕了。只有外面和平,內里暗殺,使人不知不覺,甘心做他的順民,這滅種就一定不免了。他不要殺你,只要把各人的生路絕了,使人不能婚娶,不能讀書,由半文半野的種族,變為極野蠻的種族,再由野蠻種族,變為最下的動物。日本周報所說的中國十年滅國,百年滅種的話,不要十年,國已滅了,不要百年,這種一定要滅。列位若還不信,睜眼看看從通商以來,只有五十年,已弄得一個民窮財盡;若是各國瓜分了中國,一切礦山、鐵路、輪船、電線以及種種制造,都是洋人的,中國人的家財,中國人的職業,一齊失了,還可想得嗎?最上的做個買辦通事,極下的連那粗重的工程都當不得,一年辛苦所得的工資,納各國的稅還不夠,那里還養身家?中國的人日少一日,各國的人日多一日,中國人口全滅了,中國的地方他全得了。不在這時拚命舍死保住幾塊地方,世界雖然廣大,只怕沒有中國人住的地方了。不但中國人沒有地方可以住,恐怕到后來世界上,連中國人種的影子都沒有了!
  第二須知各國就是瓜分了中國之后,必定仍舊留著滿洲政府,壓制漢人。列位,你道今日中國還是滿洲政府的嗎?早已是各國的了!那些財政權,鐵道權,用人權,一概拱手送與洋人。洋人全不要費力,要怎么樣,只要下一個號令,滿洲政府就立刻奉行。中國雖說未曾瓜分,其實已經瓜分數十年了。從前不過是暗中瓜分,于今卻是實行瓜分。不過在滿洲政府的上,建設各國的政府,在各省督撫的上,建設各國的督撫。到那時,我們要想一舉一動,各國政府就要下一個令把滿洲政府,滿洲政府下一道電諭把各省督撫,各省督撫下一道公文把各府州縣,立刻就代各國剿除得干干凈凈了。"爾等食毛踐土,具有天良,當此時勢艱難,輕舉妄動,上貽君父之憂,殊堪痛恨"的話,又要說了。我們漢人死到盡頭,那滿洲政府對于漢人的勢力,依然還在;漢人死完了,滿洲政府也就沒有了。故我們要想拒洋人,只有講革命獨立,不能講勤王。因他不要你勤王,你從何處勤哩?有人說道:"中國于今不可自生內亂,使洋人得間。"這話我亦深以為然。倘若滿洲政府從此勵精求治,維新變法,破除滿漢的意見,一切奸臣,盡行革去,一切忠賢,盡行登用,決意和各國舍死一戰,我也很愿把從前的意見丟了,身家性命都不要了,同政府抵抗那各國。怎奈他拿定"寧以天下送之朋友,不以天下送之奴隸"的主見,任你口說出血來,他總是不理。自從俄國復占了東三省之后,瓜分的話,日甚一日,外國的人,都替中國害怕,人人都說中國滅種的日子到了;那里曉得自皇太后以至大小官員,日日在頤和園看戲作樂,全不動心。今年謁西陵,用銀三百萬,皇太后的生日,各官的貢獻,比上年還要多十倍。明年皇太后七旬萬壽,預備一千五百萬銀子做慶典。北京不破,斷不肯停的。馬玉(山昆)在某洋行買洋槍三千桿,要銀數萬兩,戶部不肯出;皇太后修某宮殿,八十萬銀子又有了。你看這等情形,還可扶助嗎?中國自古以來,被那君臣大義的邪說所誤,任憑什么昏君,把百姓害到盡頭,做百姓的,總不能出來說句話。不知孟夫子說道:"民為貴,社稷次之,君為輕!"君若是不好,百姓盡可另立一個。何況滿洲原是外國的韃子,盜占中國,殺去中國的人民無數,是我祖宗的大仇。于今他又將我四萬萬漢人盡數送入枉死城中,永做無頭之鬼,尚不想個法子,脫了他的羅網,還要依他的言語,做他的死奴隸,豈是情愿絕子絕孫絕后代么?印度亡了,印度王的王位還在;越南亡了,越南王的王位還在;只可憐印度、越南的百姓,于今好似牛馬一般。那滿洲政府,明知天下不是他自己的,把四萬萬個人,做四萬萬只羊,每日送幾千,也做得數十年的人情。人情是滿洲得了,只可憐宰殺烹割的苦楚,都是漢人受了。那些迂腐小儒,至今還說,忠君忠君,遵旨遵旨,不知和他有什么冤孽,總要把漢人害得沒有種子方休!天!天!天!那項得罪了他,為何忍下這般毒手呀?

第三節
  第三須知事到今日,斷不能再講預備救中國了。只有死死苦戰,才能救得中國。中國的毛病,平時沒有說預備,到了臨危,方說預備,及事過了,又忘記了。自道光以來,每次講和,都因從前毫沒預備,措手不及,不如暫時受些委屈,等到后來預備好了,再和各國打仗。那知到了后來,另是一樣的話。所以受的委屈,一次重過一次。等到今日各國要實行瓜分了,那預備仍是一點兒沒有。于今還說后來再預備,,不但是說說謊話罷了;就是想要預備,也無從預備了。試看俄人在東三省,"把中國兵勇的槍炮,盡行追繳,不許民間設立團練,兩人并行,都要治罪,還有預備可說嗎?要瓜分中國,豈容你預備?你預備一分,他的勢子增進一丈,我的國勢墮落十丈。比如一爐火,千個人添柴添炭,一個人慢慢運水,那火能打滅嗎?兵臨境上,你方才講學問,講教育,講開通風氣,猶如得了急癥,打發人往千萬里之外,買滋補的藥,直等到病人的尸首都爛了,買藥的人,還沒有回來,怎么能救急呢?為今之計,唯有不顧成敗,節節打去,得寸是寸,得尺是尺,等到有了基礎,再講立國的道理。此時不把中國救住,以后莫想恢復了。滿洲以五百萬的野蠻種族,尚能占中國二百六十年,各國以七八萬萬的文明種族分占中國,怎么能恢復呢?我聽多少人說,國已亡了,惟有預備瓜分以后的事。我不知他說預備何事,大約是預備做奴隸吧!此時中國雖說危急,洋兵還沒深入,還沒實行瓜分,等到四處有了洋兵,和俄國在東三省一般,一言一語。都不能自由,縱你有天大的本領,怎么用得出呢?那就不到滅種不休了。所以要保皇的,這時候可以保了,過這時沒有皇了。要革命的,這時可以革了, 過了這時沒有命了。一刻千金,時乎時乎不再來,我親愛的同胞,快醒!快醒!不要再睡了!
  第四須知這時多死幾人,以后方能多救幾人。于今的人,多說國勢已不可救了,徒然多害生靈,也犯不著,不如大家就降了各國為兵。唉!照這樣辦法,各國一定把中國人看得極輕,以為這等賤種,任憑我如何殘暴,他總不敢出來做聲,一切無情無理的毒手段,都要做了出來,中國人種那就亡得成了。此時大家都死得轟轟烈烈,各國人都知道中國人不可輕視,也就不敢十分野蠻待中國人了。凡事易得到手的,決不愛惜,難得到手的,方能愛惜,這是的確的道理。你看金國把宋朝徽宗欽宗兩個皇帝捉去,宋朝的百姓,不戰自降。后來元世祖滅了宋朝,看見中國人容易做別人的奴隸,從沒報過金國的仇,遂想把中國的人殺盡,把中國做為牧牛馬的草場。耶律楚材說道:"不如留了他們,以納糧餉。"后來才免。雖因此中國人僥幸得生,但是待漢人殘酷的了不得。明末的時候,各處起義兵拒滿洲的,不計其數,那殉節錄所載拒滿的忠臣,共有三千六百個,所以清朝待漢人,比元朝好得多了。到了乾隆年間,修纂國史,把投降他的官員,如洪承疇等,盡列在貳臣傳中,不放在人數上算賬;明朝死難的人,都加謚號,建立祠堂,錄用他的后裔。譬如強盜強奸人的婦女,一個是寧死不從,被他殺了,一個是甘心從他,到了后日,那強盜一定稱獎那不從他的是貞節,罵那從他的是淫婦。那淫婦雖忍辱想從強盜終身,這強盜一定不答應,所受的磨折,比那貞節女當日被強盜一刀兩段的,其苦更加萬倍。那貪生怕死的人,他的下場一定和這淫婦一樣。故我勸列位撞著可死的機會,這死一定不要拍,我雖死了,我的子孫,還有些利益,比那受盡無窮的恥辱,到頭終不能免一死,死了更無后望的,不好得多嗎?泰西的大儒,有兩句格言:"犧牲個人(指把一個人的利益不要),以為社會(指為公眾謀利益);犧牲現在(指把現在的眷戀丟了),以為將來(指替后人造福)。"這兩句話,我愿大家常常諷誦。

第四節
  第五須知種族二字,最要認得明白,分得清楚。世界有五個大洲:一個名叫亞細亞洲(又稱亞洲,中國、日本、高麗、印度都在這洲),一個名叫歐羅巴洲(又稱歐洲,俄、英、德、法等國都在這洲),一個名叫阿非利加洲(又稱非洲,從前有數十國,現在都被歐洲各國滅了),一個名叫澳非利加洲(又稱澳洲,被英國占領),以上四洲,共在東半球(地形如球,在東的稱東半球,在西的稱西半球)。一個名阿美利加洲(又稱美洲,美利堅、墨西哥都在這洲),獨在西半球。住在五洲的人,也有五種:一黃色種(又稱黃種),亞洲的國,除了五印度的人(印度人也是歐洲的白色種,但年數好久了,所以面上變為黑色),皆是黃種人;二白色種(又稱白種,歐洲各國的人,及現在美洲各國人,都是這種);三紅色種(美洲的土人);四黑色種(非洲的人);五棕色種(南洋群島的人)。單救黃種而論,又分漢種,(始祖黃帝于四千三百余年前,自中國的西北來,戰勝了蚩尤,把從前在中國的老族苗族趕走,在黃河兩岸,建立國家。現在中國內部十八省的四萬萬人,皆是黃帝公公的子孫,號稱漢種。)二苗種,(從前遍中國皆是這種人,于今只有云貴兩廣稍為有些。)三東胡種,(就是從前的金,現在的滿洲,人口有五百萬。)四蒙古種,(就是從前的元朝,現在內外蒙古,人口有二百萬。)其余的種族,不必細講。合黃種、白種、黑種、紅種、棕色種的人口算起來,有一十六萬萬,黃種五萬萬余(百年前有八萬萬,現在減了三萬萬),白種八萬萬(百年前只五萬萬,現在多三萬萬),黑種不足二萬萬(百年前多一倍)紅種數百萬(百年前多十倍),棕色種二千余萬(百年前多兩倍)。五種人中,只有白種年年加多,其余四種,都年年減少。這是何故呢?因為世界萬國,都被白種人滅了。(亞洲百余國,美洲數十國,非洲數十國,澳洲南洋群島各國,都是那白色種的俄羅斯、英吉利、德意志、法蘭西、奧大利、意大利、西班牙、葡萄牙、荷蘭、美利堅、墨西哥、巴西、秘魯各國的屬國。只有中國和日本等數國沒滅,中國若亡了,日本等國也不可保了。)這四種人不曉得把自己祖傳的地方守住,甘心讓與外種人,那種怎能不少呢!這種族的感情,是從胎里帶來的,對于自己種族的人,一定是相親相愛;對于以外種族的人,一定是相殘相殺。自己沒有父,任別人做父,一定沒有像親父的恩愛。自己沒有兄弟,認別人做兄弟,一定沒有像親兄弟的和睦。譬如一份家產,自己不要,送把別人,倒向別人求衣食,這可靠得住嗎?這四種人,不曉得這個道理,以為別人占了我國,也是無妨的,誰知后來就要滅種哩!所以文明各國,如有外種人要占他的國度,他寧可全種戰死,決不做外種的奴隸。(西洋各國,沒有一國不是這樣,所以極小的國,不及中國一縣,各大國都不敢滅他。日本的國民,現在力逼政府和俄國開戰,那國民說道,就是戰了不勝,日本人都死了,也留得一個大日本的國魂在世;不然,這時候不戰,中國亡了,日本也要亡的。早遲總是一死,不如在今日死了。日本是一個很強的國,他的人民顧及后來,還如此激昂,怎么我中國人身當滅亡地步的,倒一毫不動哩?唉,可嘆!)只有中國人從來不知有種族的分別,蒙古滿洲來了,照例當兵納糧,西洋人來了,也照樣當兵納糧,不要外種人動手,自己可以殺盡。禽獸也知各顧自己的同種,中國人真是連禽獸都不如了。俗話說得好,人不親外姓,兩姓相爭,一定是幫同姓,斷沒有幫外姓的。但是平常的姓,都是從一姓分出來的,漢種是一個大姓,黃帝是一個大始祖,凡不同漢種,不是黃帝的子孫的,統統都是外姓,斷不可幫他的,若幫了他,是不要祖宗了。你不要祖宗的人,就是畜生。
第六須知國家是人人有份的,萬不可絲毫不管,隨他怎樣的。中國的人,最可恥的,是不曉得國家與身家有密切的關系,以為國是國,我是我,國家有難,與我何干?只要我的身家可保,管什么國家好不好。不知身家都在國家之內,國家不保,身家怎么能保呢?國家譬如一只船,皇帝是個舵工,官府是船上的水手,百姓是出資本的東家,船若不好了,不但是舵工水手要著急,東家越加要著急。倘若舵工水手不能辦事,東家一定要把這些舵工水手換了,另用一班人,才是道理。既我是這個國的國民,怎么可以不管國家的好歹,任那皇帝官府胡亂行為呢?皇帝官府盡心為國,我一定要幫他的忙,皇帝官府敗壞國家,我一定不答應他,這方算做東家的職分。古來的陋儒,不說忠國,只說忠君,那做皇帝的,也就把國度據為他一人的私產,逼那人民忠他一人。倘若國家當真是他一家的,我自可不必管他,但是只因為這國家,斷斷是公共的產業,斷斷不是他做皇帝的一家的產業。有人侵占我的國家,即是侵占我的產業,有人盜賣我的國家,即是盜賣我的產業。人來侵占我的國家,盜賣我的產業,都不出來拼命,這也不算是一個人了。

第五節
  第七須知要拒外人,須要先學外人的長處。于今的人,都說西洋各國,富強得很,卻不知道他怎么樣富強的,所以雖是恨他,他的長處,倒不可以不去學他。譬如與我有仇的人家,他辦的事體很好,卻因為有仇,不肯學他,這仇怎么能報呢?他若是好,我要比他更好,然后才可以報得仇呢。日本國從前很恨西洋人,見了西洋人,就要殺他,有藏一部洋書的,就把他全家殺盡。到了明治初年,曉得空恨洋人不行,就變了從前的主意,一切都學西洋,連那衣服頭發,都學了洋人的裝束(日本從前用中國古時的裝束)。從外面看起來,好像是變了洋人了,卻不知他恨洋人的心,比從前還要增長幾倍。所有用洋人的地方,一概改用日本人,洋人從前所得日本人的權利,一概爭回來,洋人到了日本國,一點不能無禮亂為,不比在中國,可以任意胡行。這是何故呢?因為洋人的長處,日本都學到了手,國勢也和洋人一樣,所以不怕洋人,洋人也奈何他不得。中國和日本,正是反比例,洋人的長處一點不肯學,有說洋人學問好的,便罵他想做洋鬼子;洋人的洋煙(日本一切洋人的東西都有,只有洋煙沒有),及一切沒有用的東西,倒是沒有不喜歡的。更有一稀奇的事,各國都只用本國的銀圓鈔票,不用外國的銀圓鈔票(日本一圓的銀圓,本國不用,通行中國),自己的銀圓鈔票,倒難通行,這也可算保守國粹嗎?平日所吃所穿所用的東西,無一不是從洋人來的,只不肯學他的制造,這等思想,真真不可思議了。有人口口說打洋人,卻不講洋人怎么打法,只想拿空拳打他,一經事到臨危,空拳也要打他幾下,平時卻不可預存這個心。即如他的槍能打三四里,一分時能發十余響,鳥槍只能打十余丈,數分時只能發一響,不學他的槍炮,能打得他倒嗎?其余洋人的長處,數不勝數。他們最大的長處,大約是人人有學問(把沒有學問的不當人),有公德(待同種卻有公德,待外種卻全無公德),知愛國(愛自己的國,決不愛他人的國),一切陸軍、海軍、(各國的將官,都在學堂讀書二三十年,天文、地理、兵法、武藝無一不精,軍人亦很有學問。)政治、工藝,無不美益求美,精益求精。這些事體,中國那一項不應該學呢?俗語道:"天下無難事,只怕有心人。"若有心肯學,也很容易的。越恨他,越要學他;越學他,越能報他,不學斷不能報。就是這時不能學得完備,粗淺也要學他幾分,形式或者可以慢些,精神一定要學(精神指愛國,有公德,不做外種的奴隸)。要想學他,一定要開學堂,派送留學生。于今的人,多有仇恨留學生的,以為留學生多半染了洋派,喜歡說排滿革命,一定是要扶助洋人的。不知外面的洋派,不甚要緊,且看他心內如何(于日本可知)。他說排滿革命,也有不得已之苦衷(前已說過,不是故意要說這些奇話),想得利益。(留學生若是貪圖利益,明明翰林進士的出身不要,倒要做斷頭的事,沒有這樣蠢了。至于忍恥含羞,就學仇人的國,原想習點本領,返救祖國,豈有為洋人用的理?即有此等人,也只有待他敗露,任憑同胞將他捉來,千刀萬剮,比常人加十倍治罪,此時卻難一筆抹殺。)同胞!同胞!現在固然不是為學的時候,但這等頑固心思,到了這個時候,尚不化去,也就不好說了。
  第八須知要想自強,當先去掉自己的短處。中國的人,常常自夸為文明種族,禮義之邦。從前我祖宗的時候,原是不錯。但到了今日,奸盜詐偽,無所不為,一點古風也沒有了。做官的只曉得貪財愛寶,帶兵的只曉得貪生怕死。讀書的只曉得想科名,其余一切的事都不管。上中下三等的人,天良喪盡,廉恥全無,一點知識沒開,一點學問沒有,迂腐固陋,信鬼信怪,男吸洋煙,女纏雙足,游民成群,盜賊遍野,居處好似畜圈,行為猶如蠻人,言語無信,愛錢如命。所到的國,都罵為野蠻賤種,不準上岸,不許停留。國家被外國欺凌到極處,還是不知不覺,不知恥辱,只知自私自利。瓜分到了目前,依然歡喜歌舞。做農做工做商的,只死守著那古法,不知自出新奇,與外國競爭。無恥的人,倒要借外國人的勢力,欺壓本國,隨便什么國來,都可做他的奴隸。一國的人,都把武藝看得極輕(俗話好鐵不打釘,好漢不當兵),全不以兵事為意,外兵來了,只有束手待斃。其余各項的丑處,一言難盡,丑不可言。大家若不從此另換心腸,痛加改悔,恐怕不要洋人來滅,也要自己滅種了。
  第九須知必定用文明排外,不可用野蠻排外。文明排外的辦法,平日待各國的人,外面極其平和,所有教堂教士商人,盡要保護,內里卻刻刻提防他。如他要占我的權利,一絲兒不能。(如他要在我的地方修鐵路、買礦山,及駐扎洋兵,設立洋官等事,要侵我的權利的,都不許可。)與他開起戰來,他用千萬黃金請我,我決不去。他要買我糧餉食物,我決不賣。(俄國在東三省出重價向日本商民買煤,日本商民硬不賣與他。)他要我探消息,我決不肯。在兩軍陣前,有進無退,巴不得把他殺盡。洋兵以外的洋人,一概不傷他。洋兵若是降了擒了,也不殺害。(萬國公法都是這樣,所以使敵人離心,不至死戰。若一概殺了,他必定死戰起來,沒有人降了。)這是文明排外的辦法。(現在排外,只能自己保住本國足了,不能滅洋人的國,日后仍舊要和,故必定要用文明排外。)野蠻排外的辦法,全沒有規矩宗旨,忽然聚集數千百人,焚毀幾座教堂,殺幾個教士教民,以及游歷的洋員,通商的洋商,就算能事盡了。洋兵一到,一哄走了,割地賠款,一概不管。這是野蠻排外的辦法。這兩種辦法,那樁好,那樁歹,不用講了。列位若是單逞著意氣,野蠻排外,也可使得。若是有愛國的心腸,這野蠻排外,斷斷不可行的。
第十須知這排外事業,無有了時。各國若想瓜分我國,二十歲以上的人不死盡,斷不任他瓜分。萬一被他瓜分了,以后的人,滿了二十歲,即當起來驅逐各國。一代不能,接及十代,十代不能,接及百代,百代不能,接接千代。漢人若不建設國家,把中國全國恢復轉來,這排外的事,永沒有了期。有甘心做各國的奴隸,不替祖宗報仇的,生不準進祖祠,死不準進祖山,族中有權力的,可以隨便將他處死。海石可枯,此心不枯,天地有盡,此恨不盡。我后輩千萬不可忘了這二句話。十個須知講完了,又有十條奉勸。

第六節
  第一奉勸做官的人,要盡忠報國。我這報國二字,不是要諸君替滿洲殺害同胞,乃是要諸君替漢人保守疆土。因為國家是漢人的國家,滿洲不過偶然替漢人代理。諸君所吃的俸祿,都是漢人的,自應當替漢人辦事。有利于漢人的,必要盡心去辦。漢人強了,滿洲也無憂了。(滿洲寧以天下送之外國,只恐怕漢人得勢,實在糊涂極了。因為各國與滿洲有甚么恩愛,各國斷不肯保全滿洲。)漢人不存,滿洲一定要先滅。為漢人就是為滿洲,專為滿洲,就害了滿洲(張之洞所以是滿洲的罪人)。至于愛財利己,害國傷民的事,一概做不得,更不消說。我看近日做官的,又把趨奉滿洲的心腸,趨奉洋人,應承洋人的旨意,比圣旨還要重些。洋人沒來,已先預備做洋人的順官,不以為恥,反以為榮。我以為諸君的計太左了。諸君的主意,不過想做官罷了,不知各國那里有官來你們做,他得了中國,一定先從諸君殺起。諸君不信,你看奉天將軍增祺,從前誠心歸服俄人,俄人講一句,他就依一句,那知俄人今年再占奉天,遂把他囚了,如今生死還不能定。東三省的官員,平日趨奉俄人,無所不至,都被俄人趕逐出境,利益一點沒得,徒遭千人的唾罵,有什么益處呢?我勸諸君切不可學,官大的倡獨立,官小的與城共存亡,寧為種族死,不做無義生,這方算諸君的天職。
  第二奉勸當兵的人,要舍生取義。列位!這當兵二字,是人生第一要盡的義務。國家既是人人有份,自應該人人保守國家的權利;要想保守國家的權利,自應該人人皆兵。所以各國都把當兵看得極重,王子也要當兵三年,其余的人更可想了。平日紀律極嚴,操練極勤,和外國開起戰來,有進無退;就是戰死了,那家也不悲傷,以為享了國家的利益,就應當擔任國家的義務。至于賣國投降的人,實在少得很。不比中國把兵看得極輕,一操練沒有,替滿洲殺同胞,倒能殺得幾個,替同胞殺洋兵,就沒有用了。聽說洋人口糧多些,那心中躍躍欲動,就想吃洋人的糧,甘心為國捐軀的,很少很少。于今中國的兵都是這樣,怎么不亡呢?漢種的存亡,都在諸君身上,諸君死一個,漢人就得救千個,諸君怎么惜一人的命,置千個同胞不救呢?人生終有一死,只要死得磊落光明,救同胞而死,何等磊落!何等光明!千古莫不敬重大宋的岳爺,無非因他能替同胞殺韃子。諸君若能替同胞殺鬼子,就是死了,后人也是一樣敬重,怎的不好呢?
 
第七節
  第三奉勸世家貴族,毀家紓難。世家貴族,受國家的利益,較常人多些,國家亡了,所受的慘,也要較常人重些。明朝李闖王將到北京的時候,崇禎皇帝叫那世家貴族,各拿家財出來助餉,各人都吝嗇不肯。及李闖王破了北京,世家貴族,都受了炮烙之刑,活活烤死,家財抄沒。當時若肯把少半家財拿出來助餉,北京又怎么能破?北京沒有破之前,武昌有一個楚王,家資百萬,張獻忠李闖王兵馬將到,大學士賀逢圣告老在家,親見楚王道:"人馬盡有,只要大王拿出家財充餉。"楚王一金不出。張獻忠到了,先把楚王一家,放在一個大竹籃內,投到江心,張兩面長圍,盡把武漢的人驅入大江。打入楚王府中,金銀堆積如山,獻忠嘆道:"有如此的財,不把來招兵,朱胡子真庸人了!"又有一個福王,富堪敵國,也不肯把家財助餉,被賊捉去,殺一只鹿和福王的肉(福王極肥胖)一同吃了,名叫福祿酒。后來滿洲到了南京,各世爵都投降了,只想爵位依然尚在,那知滿洲把各人的家財,一概查抄充公。有一個徐青山,系魏國公徐達的后代,后來流落討飯,當了一個打板的板子手,辱沒祖宗到了極處了。明末最難的是餉,倘若各世家貴族,都肯把家財拿出來,莫說一個流寇,十個流寇也不足平哩!先前以為國家壞了,家財仍舊可以保得住,誰知家財與國一齊去了,性命都是難保。雖要懊悔,也懊悔不及,真真好蠢呀!波蘭國被俄、奧、德三國瓜分,俄國把波蘭的貴族,盡數送至常年有雪的西伯利亞,老少共三萬余口,在路死了一半。既到那處,滿目荒涼,比死去的更慘萬倍。庚子年聯軍進京,王爺、尚書被洋人捉去當奴隸拉車子,受苦不過的,往往自盡。瓜分之后,那慘酷更要再加百倍了!我看現在的世家貴族實在快活得很,不知別人或者還有生路,只這世家貴族,一定是有死無生。外國人即或不殺,本國的兵民斷難饒恕你,況且外國人也是不放手的。近看庚子年,遠看波蘭,就可曉得了。只要把架子放下來,每年要用一萬的,止用一千,所余的九千,來辦公事。降心下氣,和那平民黨、維新黨,同心合德,不分畛域,共圖抵制外國,一切大禍可免,還有保國的功勞,人人還要愛戴,沒有比這計更上的了。如若不然,我也不能替諸君設想了。
  第四奉勸讀書士子,明是會說,必要會行。我看近來的言論,發達到了極處,民權革命,平等自由,幾成了口頭禪。又有甚么民族主義,保皇主義,立憲主義,無不各抒偉議,都有理信可執,但總沒有人實行過。自瓜分的信確了之后,連那議論都沒有人發了,所謂愛國黨,留學生,影子都不見了。從偏僻之處,尋出一二個,問他何不奔赴內地,實行平日所抱的主義?答道:"我現在沒有學問,沒有資格,回去不能辦一點事。"問他這學問資格何時有呢?答道:"最遲十年,早則五六年。"問這瓜分之期何日到?答道:"遠則一年,近則一月。"呵呵!當他高談闊論的時候,怎么不計及沒有學問,沒有資格?到了要實行的時節,就說沒有學問,沒有資格。等到你有了學問資格的時候,中國早已亡了。難道要你回去開追悼會不成?這學問資格,非是生來就有的,歷練得多,也可長進。試看日本當年傾幕的志士,有什么學問資格,只憑熱心去做,若沒有這等熱心,中國從前也曾有有學問有資格的人,可曾辦出什么事來?所謂瓜分之后,也要講學問,是為瓜分以后的人說話,不是為現在的人說話。若現在的人不多流些血,力救中國不瓜分,只空口說說白話,要使后來的人在數百年之后,講民族,講恢復,那個肯信。只有現在舍死做幾次,實在無可如何了,那后輩或者體諒前輩的心事,接踵繼起,斷沒有自己不肯死,能使人死的。那諸葛武侯"出師表"上,所謂"漢賊不兩立,王業不偏安。""漢不伐賊,王業亦亡;與其坐以待亡,不如伐之。"又謂:"鞠躬盡瘁,死而后已。至于成敗利鈍,非所逆睹"的話,我們應該常常諷誦。有人謂大家都死了,這國一亡之后,遂沒有人布文明種子了。這話我也以為然。但總要有一半開通人先死,倘若大家都想布文明種子,一個不肯死,這便不是文明種子,乃是奴隸種子了!布文明種子的人,自有人做,人所不為的,我便當先做,這方算是真讀書人。
 
第八節
  第五勸富的舍錢。世間之上,最能做事業,最能得名譽的,莫過于家富的人。蓋沒有資本的人,隨便做什么事,都是力不從心。譬如現在要拒洋人,槍炮少得很,如能獨捐巨款買槍炮千枝萬枝;或因軍餉不足,助軍餉捐,那功勞比什么人都大幾倍。其余開辦學堂,印送新書,以及演說會、體育會、禁纏足會、戒洋煙會、警察團練等事,都是沒錢不辦,有能出錢辦的,其功德大得很。更有不要助捐,于自己有重息,于國家有大利的一樁事,如果資設立公司,修設輪船、鐵路、電線,及各種機器局、制造局、采煉各礦,這些事體,多有大利可得,為何不辦呢?把銀錢坐收在家,真是可惜。把這些錢會用了,就能取名得譽;不會用了,就能招災惹禍。你看自古換朝的時候,受盡苦楚的,不是那富戶嗎?"揚州十日記"上所載,滿兵將到揚州,那些富戶一文錢不肯出,及城破了,爭出錢買命。一隊去了,一隊又來,有出過萬金,終不免于死的。我鄉父老,相傳明末的富戶,被滿兵捉去,把竹絲所做的大籃盤,中穿一心,戴在頸上,周圍點火,要他說出金銀埋在何處。盡行說出,仍舊以為不至有此數,就活活燒死。又某小說書所載:"有一富翁,積金百萬,不肯亂用一文,恐怕人偷去金銀,四布鐵菱角,因此人喊他叫做鐵菱角。滿兵一到,把騾馬裝運金銀,不上半天,就干干凈凈。那人見一世辛苦所積,一朝去了,遂立時氣死。"滿洲入關的時候有什么餉?偏偏有人替他積著,早若是拿出來打滿洲,滿洲那里還有今日呢?猶太人會積財,只因沒有國,所有的都被別人得去。英國占印度,所有富戶的田租,一概充公。于今印度每年有賦稅二萬八千萬兩(中國只有賦積八千萬兩),三分之一,是從前富戶的田租。日本占臺灣,有一個姓林的紳士,有數千萬的家資,用他一家,也可敵住日本。私地向日本投降,獻銀數百萬,日本一入臺灣,他在臺灣的產業,皆是日本人了。諸君當知國保了,家財自在,國若不保,家財斷不能保住的。列位此刻尚見不透,沒有日子了。
  第六勸窮的舍命。中國的窮民,最占多數,于是他們常常想天下之亂,以為天下亂了,這些富戶,與他一樣的受苦。更有不肖之輩,存一個乘濁水捉魚的心事,不知天下亂了,富戶固然吃虧,窮民也沒有便宜可占。平時尚能用人力掙幾個錢,刀兵四起,那一個請你來做工?況且洋人占了天下,愈加了不得,他最重的是富戶,最賤的是窮民。他本國的窮民,不把在人內算數,何況于所征服的敵國,一定見富者窮,窮者變牛馬。我聽見多少人說,洋人也要人抬轎擔擔,那怕沒有工做,要擔什么心?不爭主權,只要有奴隸做。我也沒有話和他說了。但是洋人一切都用機器,人工一定不要,一般窮民怎么得了。他因為本國人多,無地安插,所以遠遠搶占別人的土地。中國的人,住得無處安針,最多的又是窮民,不把你們害盡,叫他到那里去住?我曉得洋人初到,一定用巧言哄誘,還要施一點小恩惠,但是到了后來,方曉得他狠。試問他費了許多的金銀,用了許多的心力,不是謀害你們,他為別的什么呢?他有恩惠,怎么不施在本國,來施你們?把餌釣魚,不是把餌給魚吃,乃是要魚上鉤;你吃了他的餌,他一定要吃你的肉。今日沒有別法,洋兵若來,只有大家拼命死打。洋人打退了,再迫官府把各人的生計,想一個好法子,必定要人人足衣足食,這方是列位的道理。
 
第九節
  第七勸新舊兩黨,各除意見。于今的時候,有什么新舊?新的也要愛國,舊的也要愛國,同是愛國,就沒有不同之處。至于應用的方法,總以合時宜為主,萬不能執拗。即有不合,彼此都要和平相商,不可挾持私見。詩經上說得好:"兄弟鬩于墻,外御其侮。"現在甚么時候,還可做那鬩墻之事么?我有新舊之分,在洋人看起來,就沒有新舊,只要是漢人,一樣的下毒手。故我剖心泣血,勸列位總要把從前的意見捐除,才是好哩。
  第八勸江湖朋友,改變方針。那些走江湖的,種類很多。就中哥老會、三合會、各省游勇,最占多數。想做大事,也有不少。沒有志氣,只想尋幾個錢度日的,也有好多。著等人就是起事,也沒有什么思想,不過圖奸淫擄掠四字。或者借個名目,說是復明滅清,或者說是扶清滅洋。一點團體沒有,上的上山,下的下水,一切事做不出來。窮而無計的時候,喪滅天良的,也就降了洋人,替洋人殺起同胞來,和東三省的馬賊一樣。我不怕洋人,就怕這等不知祖國只圖一己的人,我實在要吃他的肉。但江湖的豪杰,一定是愛國的男兒,平生憤恨外族侵凌中國,所以結集黨羽,無非是想為漢種出力,打救同胞;決不是為一人的富貴,做洋人的內應。須知做事以得人心為主,若是紀律不嚴,人人怨恨,這怎么能行得去呢?我起初恨各處鄉團,不應該違拒太平王,后來曉得也難怪他。太平王的部下,不免騷擾民間,人心都不順他,因此生出反對來。若太平王當日,秋毫不犯,這鄉團也就不阻抗他了。所以我勸列位起事,這人民一定不可得罪的。又現在各種會黨,彼此都不通。不知蚊子雖小,因為多了,那聲音如雷一般。獅子最大,單獨一個,也顯不出威風來。各做各的,怎么行呢?一定要互相聯絡,此發彼應才行。我更有句話奉勸,我們內里的事情沒有辦好,輕舉妄動,或燒教堂,或鬧租界,好像請洋人來干涉,這也是犯不著。暗地組織,等到洋人實在想侵奪中國了,大家一齊俱起,照著文明排外的辦法,使他無理可講,我有理可說,不使他占半點便宜。生為漢種人,死為漢種鬼,弄到水盡山窮,終不拜那洋人的下風,這方算是大豪杰,大國民。我所望于列位的,如此如此。不知列位都以為是否?
 
第十節
  第九勸教民當以愛國為主。教與國不同,教可以自由奉教,毫不禁制。無論何教的人,都愛自己生長的國。譬如天主教皇在羅馬,倘若羅馬人要侵奪各國,這各國的天主教人,一定要替本國抵拒羅馬人。就是教皇親來,也是不答應的。日本國從前信奉儒教,有一個道學先生,門徒很多,一日有個門徒問先生道:"我們最尊敬孔子,倘若孔子現在沒死,中國把他做為大將,征討我國,我們怎么做法呢?"先生答道:"孔子是主張愛國的,我們若降了孔子,便是孔子的罪人了。只有齊心死拒,把孔子擒來,這方算得行了孔子的道。"各國的人,不阻止外國的教,所以別人的好處,能夠取得到手,沒有自尊自大的弊習。但是只容他行教,卻不容他占本國的土地,所以國國都強盛得很。中國人有些拼命要與洋教為仇,有些一入了教,就好象變了外國人,忘記自己是中國人,反要仗著教的勢力,欺侮我們中國人。不知這中國是自從祖宗以來,生長在此的,丟了祖宗,怎么可以算人呢!一入了教,還有些人平素相愛的朋友親戚,都不要了,只認得洋人。洋人要他的國,他也允許,洋人要殺他的朋友親戚,他也允許。唉!世間之上,那有這樣的教呢?各教的書,我也讀過看過,無一不說國當愛的。倘若信耶酥的道,人不要愛本國的。這真是耶酥的罪人了。我也曉得各位有因為被官府欺侮不過,所以如此的。但是中國人極多,少數人得罪了你,未必中國全數人都得罪了你,祖宗也沒有虧負你,怎么受了小氣,遂連祖宗都不要了。好人家請先生,不論何國都可請得的,這先生一定要敬重他。但是我這父母兄弟也是不可丟的,先生若是謀害我的家起來,我也可答應他嗎?教士好比是一個先生,中國好比是我的家,教士滅我的國,怎么可應允他呢?況并不是教士,不過教士國的人呢?(各國教士不管國政)我勸列位信教是可以信的,這國是一定要愛的。
  第十勸婦女必定也要想救國。中國人四萬萬,婦女居了一半,亡國的慘禍,女子和男子一樣,一齊都要受的。那救國的責任,也應和男子一樣,一定要擔任的。中國素來重男卑女,婦女都纏了雙足,死處閨中,一點學問沒有,那里曉得救國?但是現在是擴張女權的時候,女學堂也開了,不纏足會也立了,凡我的女同胞,急急應該把腳放了,入了女學堂,講些學問,把救國的擔子也擔在身上,替數千年的婦女吐氣。你看法蘭西革命,不有那位羅蘭夫人嗎?俄羅斯虛無黨的女杰,不是那位蘇菲尼亞嗎?就是中國從前,也有那木蘭從軍,秦良玉殺賊,都是女人所干的事業,為何今日女子就不能這樣呢?我看婦女們的勢力,比男子還要大些,男子一舉一動,大半都受女子的牽制,女子若是想救國,只要日夜聳動男子去做,男子沒有不從命的。況且演壇演說,軍中看病,更要女子方好。婦女救國的責任,這樣兒大,我女同胞們,怎么都拋棄了責任不問呢?我的講話到這里也講完了,我愿我同胞呀!


到過這里的訪客更多>>
今晚好彩1开什么号